自從上週小黑一口氣拍到兩種山椒魚之後,
就想一鼓作氣繼續拍別種山椒魚,
討論了一下之後,
就決定到南橫去試試運氣囉...
著名的南橫大關山隧道

週六晚上我們先到了嘉義去接超級吉祥物:風雲子阿伯,
剛好風雲子阿伯那裡正在辦流水席,
也邀我們一起去吃,
我也因此吃了人生第一次的〝流水席〞,
這個名詞雖然不陌生,
但也是到了那時候我才弄懂它真正的涵義...

菜很好吃,
風雲子阿伯的女兒也果然如小黑說的很漂亮,
吃飽喝足以後就繼續南下去載了小安,
再轉往南橫公路去囉...

一路往山上開去,
路上只有看到幾條台灣鈍頭蛇和一條紅斑蛇,
都沒有特地去拍,
就這樣一路晃到了山椒魚可能出沒的棲地...

和比我們早一些上來的小勛以及志明會合以後,
一行人就背著相機,
拿了手電筒,
開始翻山椒魚了...

從凌晨兩點多一直翻到天亮,
所有人都翻到手軟,
幾乎所有可能的地方都找過了,
卻連一隻山椒魚都沒看到,
沒辦法,
大家都整夜沒睡在狂找山椒魚,
累翻了,
就先開車到了南橫著名的大關山隧道,
在東側出口附近有些小販在賣熱食,
大家吃了點東西之後再開到隧道西側出口的陰暗處去小睡一下,
在睡前拍了張大關山隧道
著名的南橫大關山隧道

布農族英雄:拉瑪達‧星星的雕像
大關山隧道西側入口處的水泥雕像

大家都帶著整夜沒睡的疲憊上車睡覺,
睡著睡著,
我眼前忽然爬過了一隻山椒魚(?)
我大喊:「阿里山山椒魚!」
我自己被自己嚇醒,
整車的人也被我嚇醒了,
原來剛剛是我在作夢啊,
還說夢話把整車的人叫醒,
真不好意思...

大家被我嚇醒了之後,
就想說再繞到別的地方試試運氣,
也想順便找找南橫的菊池氏龜殼花...

大家下車後就開始東翻西找,
先找到了幾隻高海拔的蜥蜴,
首先是台灣特有的台灣蜓蜥
台灣蜓蜥(Sphenomorphus taiwanensis) 台灣蜓蜥的腹面

還有垂直分布很廣的麗紋石龍子
麗紋石龍子(Eumeces elegans) 大頭照

翻著翻著,
小勛也許是手翻累了吧,
隨意用腳去掀開一塊石頭,
竟然就看到了...
阿里山山椒魚!
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呀...!
阿里山山椒魚(Hynobius arisanensis) 全身照 前腳 後腳 正面照 抬頭 背部照 蠻有張力的一張全身照 攀爬能力似乎沒有想像中弱...

也照例要和阿伯走味的嘎逼來一張XD
照例也要和走味的嘎逼合照一張

找到了此行的第一目標之後,
當然就要來專心去找此行的第二目標:菊池氏龜殼花...

找遍了那附近,
沒有其他發現就決定轉移陣地繼續找,
開車過去之後大家就下車開始四處去找,
想不到才翻兩塊石頭就發現了第一條菊池氏龜殼花,
在旁邊繼續翻沒幾塊馬上又找到了第二條!
兩條菊池氏龜殼花被發現的地點相距不到兩公尺!
真是太幸運了!
找到了之後當然就開始拍照囉,
先拍第一條...
菊池氏龜殼花(Trimeresurus gracilis)

拍沒幾張竟然開始下雨了,
淋了雨的菊池氏龜殼花顏色明顯有些不同...
下雨過後... 頭部 吐信... 再吐信...

第二條菊池氏龜殼花,
體型較小顏色較艷,
雨下的很大所以只能隨便按個幾張...
另一條菊池氏龜殼花 尾部末端...

兩條合照
兩條合照 正上方合照

和阿伯走味的嘎逼合照XD
和阿伯走味的嘎逼合照

雨下的實在太大,
其實並沒有把菊池氏龜殼花拍的很滿意,
但也沒辦法,
也只能快速解決後儘快上車下山回家...


星期日下山的遊客很多,
在大雨中塞了一陣子的車以後終於順利離開南橫公路,
分別送了小安和風雲子阿伯回家之後,
終於回到了小黑的工廠,
我也在那裡換騎我的機車回到了宿舍,
到宿舍後洗個澡出來剛好可以開始看王建民,
王建民後來順利奪得勝投,
我也終於可以抱著滿足的心情、拖著疲憊的身體去睡個大覺啦!

chungweiyo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